銀行行長為有錢與朋友“禮尚往來” 挪用買彩票
2019-11-14 03:57 來源:未知
銀行行長為有錢與朋友“禮尚往來” 挪用買彩票
陽江日報

  貪圖奢靡享樂、幻想一夜暴富,海南省白沙縣郵政儲蓄銀行牙叉東路支行原行長符嘉嘉,利用職務便利,挪用130余萬元用于購買彩票和吃喝玩樂。欲發橫財的美夢破滅后,他選擇了投案自首。

  2014年12月17日,白沙縣法院以符嘉嘉犯挪用罪判處其有期徒刑九年。近日,記者前往白沙縣檢察院,聽辦案檢察官細述此案始末。

  剛過而立之年的符嘉嘉經過幾年打拼,被提升為白沙縣郵政儲蓄銀行牙叉東路支行行長。任職初期,他還算盡職。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應酬逐漸增多,不過,大都是別人埋單。他心里清楚,每個月幾千元的工資要養家糊口,哪有多余的錢涉足舞廳、酒店?他常為自己沒有錢與同學朋友“禮尚往來”而嘆息。

  苦悶幾天后,他想出了一個萬全之策。守著銀行金柜,何不來個“借雞生蛋”,挪用一筆,賺了錢再悄悄還上。案卷資料表明:2014年3月,符嘉嘉開始挪用,從他掌握的綜合柜員錢箱里挪用了第一筆7萬元購買彩票。他夢想在彩票市場撿金拾銀發橫財。

  從開始一次購買幾十元彩票到一次幾百元幾千元他購買的彩票一次比一次多。不到一個月,挪用的7萬元便花光了。他不但沒有賺到錢,反而全賠了進去。

  有道是,貪欲之門一旦打開便無法關閉。符嘉嘉又連續挪用了幾筆。他自信他是行長,沒有人敢查他的賬,于是將挪用的除雷打不動地購買每期彩票外,也開始與同學朋友“禮尚往來”。

  案發后,符嘉嘉的同事們講,符嘉嘉經常和他們一起出去吃飯、喝酒、唱歌,大都是符嘉嘉埋單,且每次消費都在一兩千元。

  白沙縣旺達商行經營彩票業的吳老板證實,符嘉嘉經常到他們店里購買彩票,少則幾百元,多的時候曾一次買了7000元。

  挪用的數額越來越大,符嘉嘉雖心存僥幸,但也擔心被發現。如何才能既挪用又不被發現,苦思冥想幾天后他想出一條妙策,那就是通過電腦調整賬目。他利用支行行長的權限,開始從電腦系統調賬,即從普通柜員的虛擬尾箱調到綜合柜員尾箱,或者從ATM上把賬調平。然后,繼續挪用。

  辦案人員偵查發現,符嘉嘉從2014年3月開始挪用,到5月12日已經挪用了130余萬元。其中,第一筆挪用了7萬元,最后一筆是5.6萬元,最大的一筆是9萬元。

  隨著巨款不斷到手,符嘉嘉開始“居高臨下”地審視別人,一副財大氣粗的派頭。一時間,他成了酒店歌廳的???。真是金錢到手,忘乎所以。如此一來,百余萬元巨款很快被他揮霍一空。

  符嘉嘉一直認為,按照銀行內部的現金流量計算,挪用款項在180萬元至200萬元,通過調賬的方法是可以不被發現的,只有幾個部門聯合檢查才能發現少款情況。因此,他一直心存僥幸,盼望有一天時來運轉中個大獎,然后神不知鬼不覺地還上挪用的。

  2014年5月27日,白沙縣郵政局和縣郵政儲蓄銀行的管理人員來到牙叉東路支行聯合檢查,符嘉嘉慌了。他覺得挪用的事再也瞞不住了,于是向前來檢查的人員交代了挪用的事情,并于當日到白沙縣公安局投案自首。警方依照案件管轄,將案件移送白沙縣檢察院。

  符嘉嘉說:“我們每天都會有互盤,就是相互清點對方錢箱里面的現金是否賬款相符。我因為挪用資金不肯讓別人清點。因為我是支行行長,支行里的人是不能監督到位的。后來挪用的多了,我就開始把賬調平來應付盤點和上面的檢查。我挪用的錢大部分用于購買彩票,其中一部分用于個人消費,具體金額記不清楚了。”

  交代完后,符嘉嘉感慨地說,如今才真正體會到“一失足成千古恨”的道理。不過,一切都晚了。事后,他讓家人退出了34萬元贓款,以示悔罪。

  辦案檢察官告訴記者,金融系統工作人員挪用購買彩票并不是單純、孤立的一種現象。深層次的問題是:權力缺少制約。一些金融系統工作人員權力過大且不受制約。因此,要遏制挪用這種現象,除了強化教育、提高覺悟外,重要的是要引起高度重視,做到嚴管重罰。

  因此,符嘉嘉挪用案辦結后,白沙縣檢察院向該縣郵政儲蓄銀行發出《完善銀行規章,預防職務犯罪》的檢察建議,督促涉案單位嚴格執行金融法律法規,對容易出問題的環節建立健全相應的防范措施,使銀行人員做到分工明確,各司其職,責任到人。涉案單位接受檢察建議進行了整改,消防了管理隱患,堵塞了漏洞。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