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恩來」周恩來在日內瓦會議的轉折關頭
2019-11-12 07:05 來源:未知
「學習恩來」周恩來在日內瓦會議的轉折關頭
陽江日報

  關于朝鮮問題和印度問題的日內瓦會議于1954年4月26日至7月21日舉行。這是新中國第一次以“五大國”身份參加國際會議。在關于朝鮮問題的討論中,面對以美國為首的16國集團,周恩來的外交智慧充分顯現出來。尤其是當朝鮮問題的談判破裂,印度問題能否談下去?日內瓦會議處于轉折關頭,周恩來折沖樽俎,使會議展現出和平解決的前景。

  1954年6月15日,關于朝鮮問題的第15次會議是日內瓦會議上東西方兩大陣營一場激烈的短兵相接。雙方相持不下,最終以朝鮮問題的破裂告結。

  會場辯論中,莫洛托夫和周恩來各有5次發言,是當天會議中發言最多的。兩者相比,周恩來的即席發言比莫洛托夫的言詞更具智慧,策略得多。莫洛托夫的后3次發言基本上只是簡短的一句話,或是:“支持周恩來的提案”,或是同意艾登的意見,要求:“將會議發言記錄在案”。

  周恩來在發言中先后提出兩個提案。頭一個提案是要求“召開7國限制性會議繼續討論朝鮮問題”,即提出了一個“五大國加兩個朝鮮的會議方案”。16國宣言當場宣布“朝鮮問題破裂”,周恩來馬上提出了第二提案:與會國表示繼續努力和平解決朝鮮問題,恢復談判的時間和地點另行決定。這個提案合情合理,令對方難以拒絕。

  周恩來抓住機會,贊賞比利時外長斯巴克的發言表現了“和解的精神”。周恩來發言時,巧妙地把恢復中國在聯合國合法席位的問題也提了出來,以守為攻,力圖掌握主動。

  在這天的會議上,美國代表史密斯發言不多,亦無獨特之見。面對周恩來的犀利言鋒和斯巴克的臨場轉向,史密斯作為一個老資格參謀長和外交家,死死把握住兩點:一是抓住“聯合國框架”不放,堅持一切問題必須在這個框架內解決。二是反復指責北朝鮮首先破壞協定向南朝鮮發動大規模進攻。有這兩點,在會議上他就有眾多的支持者。正是由于他在這天的會議上作了兩次關鍵性發言,施加影響,才擋回了斯巴克的提案,使周恩來的最后提案沒有獲得通過。從這個意義上說,美國完成了對此次日內瓦會議的第一個既定目標:使朝鮮問題維持不戰不和的局面。所以,在6月15日的會議上,美國也是得分的一方。而且它繼續施加壓力,使印度問題也談不成,為自己介入印度事務做好鋪墊。

  杜勒斯對當天會議的結果感到滿意,于6月16日晚致電史密斯表示祝賀,認為史密斯使朝鮮問題獲得了“滿意的結局”。正像周恩來預料的那樣,朝鮮問題破裂了,直接威脅了印度問題的前景。弄得不好,越南戰爭就有升級和擴大的危險。((《美國外交文件集日內瓦會議》,第390頁。)

  莫洛托夫意識到局面的嚴重性。朝鮮問題破裂后,他憂心忡忡地對周恩來說,談判正陷入危險境地,如果印度問題也談不成,日內瓦會議就前功盡棄了。

  周恩來果斷地對莫洛托夫說,我們應該盡力挽回局面,全力爭取印度的和平。這天的會議一結束,周恩來即向艾登提出,請于次日緊急會晤。

  當天晚上,中國代表團駐地的氣氛緊張。周恩來向中國代表團下達指示,要“孤立強硬派,爭取中間派”,爭取印度的和平。

  周恩來堅決地指出,印度問題不能停下不談!他分析說,目前談判的關鍵是我方是否承認有越南人民軍在老撾和柬埔寨作戰。事實情況是有,如果我方堅決不予承認,會談就談不下去了。所以,我方可以退一步,承認過去有越南軍隊在那里作戰,是志愿軍,現在有的已經撤出。如果現在還有,可以按照撤退一切外隊來辦理。

  莫洛托夫同意周恩來提出的以退為進的方案,范文同在一番猶豫后也終于同意了。3方確定,由周恩來向英、法兩國代表團商談。

  一見面,周恩來就對艾登說,中國對討論朝鮮問題的會議在沒有結果的情況下就結束是不滿意的,因為沒有一點點和解的精神嘛。如果對我們的提案有困難,可以商量嘛!但是連限制性會議都不愿意開。我們的感覺是,美國就是要使任何協議都不能達成,這是他們的預定計劃,結果果然如此。

  周恩來說,中國代表團是帶著和解的精神來參加這次會議的,但是和解必須來自雙方的努力。我們希望關于印度問題的會議不會發生同樣的情況。否則,和解之門就關上了。我想艾登先生是具有和解精神的,我們希望情況不致于發展到如此地步。

  他說:現在越南、老撾、柬埔寨都有戰爭,但三國情況彼此不同,三國的解決辦法也有所不同,三國的問題又是有聯系的。我們愿意看到老、柬成為東南亞的國家,像印度、緬甸、印尼那樣的國家。如果他們成為法國聯邦的國家,對法國來說是好的,而對英國和中國來說,也是好的。首先我們在東南亞就可以和平共處。另一方面,我們不愿看到老、柬成為美國的軍事基地。因為那樣將構成使東南亞不能和平的因素。

  周恩來告訴艾登,在軍事上,柬埔寨和老撾確有抵抗部隊。柬埔寨少些,活動地方也小。老撾抗戰部隊多些,地區也大,在那里有軍隊集結問題。那里也確有越南志愿軍,有的已撤退,如果仍有,應按照撤退一切外隊的辦法辦理。

  這就是周恩來在日內瓦會議處于關鍵時刻的讓步。他首次在對方的外長面前,不僅承認有越南人民軍部隊在老撾活動,而且表示,在老撾的越南人民軍部隊也是外隊,也會撤退。

  對周恩來的讓步,艾登一聽就明白了,高興地說:“有希望了,很有希望了。”他進一步說明,我們要求的也正是這樣。我們也不愿意看到老撾、柬埔寨成為任何國家的軍事基地,不論是越南的或是美國的。我想老、柬也是同樣的想法。我想在這兩國中都要舉行選舉來決定其未來,而這些選舉要受到監督。只是在老撾,如果越盟堅持法軍撤出,可能會引起困難,也許法軍可以集中在條約規定的一些地區。好在法軍數量不大,這個問題因而也不大。如果別的問題解決得順利,這個問題就不會引起困難。

  艾登:聽說今天下午回來,但是不會呆很久,明天上午就回去。我是否可以這樣和(法國代表)肖維爾先生說:我今天和周恩來先生談過,我認為皮杜爾先生如能同周先生談談,是會有用的。

  艾登還建議周恩來見見西方國家的外長,先會見澳大利亞外長凱西,因為他將在18日下午離開日內瓦。周恩來慨然應允。

  艾登即指示英國代表團成員、駐蘇聯大使漢弗萊特里維廉與凱西聯系,最后將會見時間定在凱西乘飛機起飛前的6月18日中午。

  告辭艾登,周恩來增添了信心,他相信印度問題有可能繼續談下去。對身處這一關鍵時刻的周恩來,當時的中國代表團工作人員、中聯部越南處處長張翼有一段重要的回憶。他說,就在那個重要的會議轉折關頭,有一天,他來到萬花嶺別墅,向正在草坪上散步的周恩來匯報越南問題。和風徐來,四周綠色如染,如茵的草坪上只有周恩來和張翼兩個人漫步而行。突然,周恩來停了下來,目光凝視遠方。

  過了一會兒,他深沉地對張翼說:“我們應該爭取日內瓦會議成功,我們應該通過談判而不是通過戰場來解決我們和西方國家之間的爭論。我們之間已經打了很久了,我們應該停下來談判。艾登他們也是這個想法。”

  周恩來說:“為什么不能談呢?談一談嘛,我們彼此都通過談判贏得一段和平相處的和平時期,我們都在和平時期發展生產。到頭來看誰發展得更快、更好,這樣才說明問題嘛。你說是嗎,張翼同志?”

  聽得這番話,當時滿心斗爭思想的張翼完全怔住了,他是第一次聽周恩來如此簡略地闡述和平共處、東方和西方國家不再兵戎相見的外交意義。

  周恩來又說:“如果我們對社會主義充滿有信心,我們就應該這樣做。要把世界對抗變為世界和平。美國還是一個很強大的國家,與其對抗,不如和平共處,雙方在經濟建設上搞競賽,最終地來解決誰為優劣的問題。在這個過程中,西方會搞和平演變。但是只要我們的經濟建設搞好了,我們也可以反演變嘛。”

  幾十年過去以后,張翼對此有了深刻的思考。他認為,當時的周恩來就認為:東西方兩大方面、兩大陣營里都有大國和小國,采取什么樣的社會制度是各國人民自己的選擇,別國不能干涉,干涉也不會有好結果,而應該在和平共處的國際環境中,由社會實踐來檢驗哪一種社會制度更為優越,給人民提供選擇的機會。正是在對這個問題的考慮中,周恩來關于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思想成熟了,逐漸豐富為系統。日內瓦會議,正是他為貫徹這個思想體系最為突出的外交實踐。(1990年2月4日在北京訪問張翼的記錄)

  6月16日下午,舉行了第14次關于印度問題的限制性會議。周恩來提出了《關于解決老撾和柬埔寨問題的建議》:

  二、交戰雙方司令部的代表就有關在老撾和柬埔寨境內停止敵對活動的問題在日內瓦、并在當地開始直接談判。

  三、敵對行動停止后即不許從境外向老撾和柬埔寨運入新的陸、海、空軍的部隊和人員,以及各種武器和彈藥。關于為自衛所需而運入的武器的數量和種類問題,將另行協商。

  在這個提案中,中國代表承認,柬埔寨、老撾的情況與越南有不同,可以區別對待,不再談是否建立印度3國交戰雙方聯合委員會的問題,也不談是否在柬埔寨和老撾劃界而治的方案。而在此前,越、中、蘇3國代表都拒絕將越、老、柬的問題分開解決。

  法國代表肖維爾立即發言說,他感到高興的地方就是范文同并不反對中國的提案。他說,只要越南軍隊從老撾和柬埔寨撤走,法隊繼續留在那里也就沒有必要了,在所有外隊都撤出老撾和柬埔寨這點上,法國愿意接受國際監督。

  接著,美國代表史密斯作簡短發言說,他頗有興趣地傾聽了中國的提案,并認為是“克制和理智的”,但他又說,不能說范文同的建議是克制和理智的,他希望會議回到老撾和柬埔寨問題上來。他再次說,中國提案中關于老撾和柬埔寨的幾點是可以同意的。這是美國代表在日內瓦會議中第一次對中國提案表示了贊同之意。

  史密斯的發言分明是一次轉機。會議休息時,莫洛托夫來到史密斯身邊再次問道,你覺得中國提案中關于老撾和柬埔寨問題的解決辦法怎么樣?史密斯說,這個提案是理智的,但是沒有就如何撤軍提出具體措施。如果有的話,而且我們也同意成立國際監督組織,那么這個提案是可以認真考慮的。

  6月17日,艾登會見澳大利亞外長凱西,安排他與周恩來的會見。艾登說,他已在昨天見過了周恩來,周的態度是日內瓦會議得以解脫僵局的關鍵。艾登說,他已將周恩來希望恢復印度和平的態度打電話報告了邱吉爾。英國首相在電話那頭說,希望僵局由此轉機。

  凱西又去見了美國代表史密斯。史密斯說,看來,越盟能在越南北部(其中包括河內)建立政權,但法國要控制海防和越南的天主。史密斯還說,如果將來法國從越南撤走,美國會取而代之。他對日后美國訓練越南南方政權的軍隊抱有信心,認為完全可以達到法國人的水平。

  與英、美兩國代表談過之后,6月18日午前,凱西帶上隨員約翰羅蘭前往萬花嶺別墅會見周恩來。

  凱西的第一印象是,自己受到了周恩來極有禮貌的接待,中國總理談話生動有趣,他的年輕翻譯浦壽昌操一口純正英語,翻譯之流暢令人佩服。

  主客雙方落座,周恩來一作手勢,立刻有人出現,客氣地獻茶倒水。打開杯蓋,只見茶葉碧綠,香氣撲鼻。這是根據周恩來指示從國內帶來的蘇州東山“碧螺春”。凱西連稱“好茶”,稍一品飲,馬上有人添水,再喝再添,凱西不由地喝了好多水。

  周恩來說,歡迎凱西外長前來作客,可惜凱西外長馬上就要離開日內瓦了,要是我們早有機會談談就好了。

  凱西善于引起線日,中英外長達成一致意見,確定雙方將在彼此的首都互設處,建立級外交關系。此事應當祝賀!凱西說,艾登是典型的英國紳士,是一個有禮貌的人。

  周恩來笑著說,在中英關系這件事上艾登外長很積極,我們在一起解決了一個難題?,F在,我很愿意聽取老外交家凱西先生對日內瓦會議進程的看法。

  周恩來強調說,我們不應該因為朝鮮問題受到挫折就在繼續談判的道路上停下來,現在我們應當努力解決印度問題。

  凱西說,朝鮮問題遇到麻煩是可以想象到的,因為這本來就是一個難題,像水和油似的難以融合。凱西說,就這個問題來說,也許今后讓南北朝鮮雙方先行建立貿易關系來得更好。

  接下來,周恩來和凱西討論印度問題。周恩來介紹了中國政府對老撾和柬埔寨問題的看法。他對凱西說,我知道,越南共和國是愿意尊重老撾和柬埔寨的獨立、主權和統一的。從上說,只要在老撾和柬埔寨人民能表達意志的基礎上,這兩個王國的政府也是可以被承認的。

  周恩來:“各國都希望看到一個完整、獨立和享有充分安全的老撾和柬埔寨,我們希望這兩個國家在各方面都能像其他亞洲國家一樣獨立自主。但是有一點,不能在老撾和柬埔寨建立美國的軍事基地。”

  凱西回答:“澳大利亞沒有參與印度事務,我也沒有得到指示言及,但是如果有人堅持要求中國不在中越邊境地區建立軍事基地或空軍機場的話,我將不會感到奇怪。”

  周恩來說:“中國建立的基地都是防御性的。”他義正辭嚴地向凱西指出,難道一個主權國家在自己的領土上部署軍隊還要受外來限制嗎?這顯然是說不通的。

  這時,凱西發現周恩來的英語相當好,當翻譯將周恩來的一句話譯為“不在亞洲建立外事基地”時,周恩來讓翻譯停下來,糾正說:“應該說,不在老撾和柬埔寨建立外事基地。”

  周恩來說,我也希望有機會和這兩位外長談談,有什么問題,有什么彼此沒有來得及理解的地方,通過見面交談才會說清楚。事實上,我已經向老撾外長馮薩納尼空和柬埔寨外長泰普潘表達了這個意向。中國和老撾與柬埔寨都是近鄰,我們有著傳統的友誼。中國沒有向亞洲侵略和擴張的企圖,中國希望看到亞洲各國都獲得自由和獨立,并且擁有自己的政府。包括越南問題在內,如果在越南實現了停戰,應該盡快進行選舉。

  周恩來聽了,停了一會說:“我同意,在越南舉行普舉是要有一段適當的時間。”周恩來說,我們應該使日內瓦會議取得積極的成果,我們不希望打仗,中國人民渴望和平。就世界范圍來說,只要東西雙方都不企圖擴張和侵略,和平共處是可以實現的。為什么我們不能實現和平共處呢?

  這次談線分鐘,周恩來的充沛精力和他對國際問題的敏銳看法都給凱西留下來深刻的印象。凱西在起身告辭時對周恩來說:“從此以后,你就不再是我從報紙上看到的名字,而是我親眼見到的活生生的人物了。”

  會場氣氛緊張了。這時,柬埔寨外長泰普潘發言。作為當事人,他的態度與羅伯遜絕然相反,表示愿意看到印度3國同時?;?,但不在柬埔寨境內設立“集結區”。柬埔寨愿意接受中國的提案,在實現中國方案上沒有什么困難。

  周恩來隨后發言指出,羅伯遜的發言與史密斯昨天的發言不一樣。他憤慨地對羅伯遜說,我們是見過面的,如果羅伯遜堅持要發起挑釁的話,我們就堅決應戰。

  6月20日下午1時30分,周恩來在萬花嶺別墅會晤應邀而來的柬埔寨外長泰普潘,隨行的柬埔寨官員有柬埔寨前副總理松森、代表團秘書長樸天。這是新中國總理第一次會晤柬埔寨高級官員。

  周恩來與客人起了中國與柬埔寨的交往歷史,說,我們過去也受過壓迫,我們對東南亞的許多被壓迫民族,一向寄予極大的同情?,F在我們大家都站起來了。我們所采取的方法不一定一樣,但是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我們都要求自由。

  周恩來說,柬埔寨有著內在和外在的較好條件,所以能獲得這樣的結果?,F在我們希望柬埔寨政府對國內問題也能很好地解決。柬埔寨過去和現在都有解放運動,雖然這個運動采取的方法有所不同,但他們也是為了爭取自由和。站在朋友的立場上,我們希望柬埔寨政府能夠把這一解放力量團結起來,作為合理的解決。

  泰普潘把話題挑開說,有人想到要在柬埔寨劃分集結地區,那就是,而不是團結,這不符合我們的愿望。

  周恩來回答,外來支援的部隊應該撤出,本地的問題可以由雙方直接解決。你們是政府,應該和當地的活動力量在新的基礎上,求得大家滿意的解決。

  泰普潘說,如果他們愿意,可以參加投票選舉?,F在的危險是有人從外面推動。中國柬埔寨人很容易接近,但是我們向來和越南人搞不好。

  周恩來說,內外是兩回事。從外部來說,越南主義共和國和你們是兄弟之邦,過去受帝國主義的分離,現在應該接近起來,友好相處,互不威脅。這不僅對兩國有利,對整個亞洲和平也有利。越南主義共和國是不會威脅鄰國的。因為戰爭的緣故,引起了一些困難,但在和平恢復以后,就不會有這樣的情況。如果說,為了保障中立,柬埔寨需要建立不致于威脅別人的自衛武裝,這是可以理解的。我愿意看到柬埔寨成為東南亞新型的國家,像印度、印度尼西亞和緬甸一樣,不建立威脅別國的基地。

  周恩來說,我指的不僅是法國。法國同柬埔寨的關系應該改善。我們擔心的是美國基地。那樣的話我們不能不加以過問。

  周恩來說,美國正在組織東南亞條約,想拉柬埔寨參加。這對柬埔寨不利。我們愿意參加9國保證,能使大家和平相處。我們不愿意看到印度任何一個國家內建立軍事基地。

  泰普潘說,請允許我給你一張地圖,它說明現在屬于交趾(越南南部,下同——本書作者注)的一部分土地,過去屬于柬埔寨,在法國統治時期被并入交趾。那里有5萬多柬埔寨人,有廟宇、使館僧侶,一切習慣都是柬埔寨的。越南一直設法擴大這種侵犯。

  泰普潘說,現在保大政府已經在那里的柬埔寨人中征兵了。 周恩來說,柬埔寨和越南友好相處,對和平才是有利的。直接聯系是最好的辦法,明天晚上8時請你們和越南代表團來這里吃便飯如何?

  泰普潘應聲說,好極了,非常感謝!他在告辭時說,我們和中國是很接近的,許多人都有中國的血統,今天我們來到這里的4個人中,就有3人是中國血統。我祖父還給我留下了香爐蠟臺等中國器皿。

  周恩來與泰普潘的談話,是中國總理與剛剛獨立的柬埔寨外長的第一次長談?,F代史上,中國和柬埔寨的友好關系由此拉開序幕。

  時在6月21日中午12時,老撾外長薩納尼空應邀來到萬花嶺別墅,隨行者有老撾代表團代表、駐美國公使奧蘇發努馮親王,外交部辦公廳主任勒南??腿藖頃r,周恩來、李克農、陳家康已在別墅前迎候了。

  薩納尼空先談起了他與中國的關系,說,在日本占領時期,我到過中國云南的思茅和昆明,在老撾到思茅路上的一些村寨里,居民講老撾話,生活習慣和我們完全一樣。根據老撾的歷史記載,老撾人來自高原,所以我們的祖先在中國。

  周恩來說,是呀,我們東方民族是有些親戚關系的。我們應該友好合作,互相尊重獨立、主權和統一。在老撾有多少中國人?多半住在什么地方?

  薩納尼空回答,大約有12000人,其中許多人和老撾結了婚,我們都把他們看作當地人。他們一般居住在湄公河沿岸的主要城市,比如萬象、瑯勃拉邦、塔克等地。

  周恩來說,日內瓦會議開了相當長的時間,達成了兩個協議,可以作為今后工作的基礎。外長先生對這次會議有什么看法?

  薩納尼空說,我很滿意。這是總理先生的個人影響,才能得出這樣的結果。只要大家再作一些誠意的努力,最后的協議是可以達成的,如果我們拿出所有的協議比較一下,共同點比不同點要多一些。

  周恩來說,既然相同點比不同點多,那么,大家再加一把力,最后協議的可能性是很大的?,F在獲得的成功,不是由于我個人的努力,而是由于你和大家的努力。

  印度3個國家是兄弟,在歷史上有密切的關系,3國應該接近,不要對立,而要互相尊重,友好合作,這對印度和平是有利的。我們應該盡力促成3國接近。我們尊重3國的獨立,我們不愿干涉,也反對別國干涉,如美國的干涉。我們反對3國建立任何外事基地,包括美國的基地。如果有這樣的基地,我們是不能不加以過問的。因為它對我們的安全是一種威脅。我們在會上聽到了外長先生的發言,其中提到需要保持自衛的武裝力量,我們認為是可以理解的。我們尊重別國的安全和獨立。

  薩納尼空說,很高興聽到總理先生這樣的話。老撾是個小國,人口很少,我們比任何國家都需要和平。關于外國基地,我們曾經和法國簽定過一個軍事基地協定,法國在老撾保留基地,但是只有少數法軍。如果越盟撤軍,我們可以要求法軍撤退,當然還要求法國保留一些安全部隊。因為我們的處境很微妙,周圍有越南、柬埔寨、泰國、緬甸和中國,所以我們需要最低限度的自衛武裝。我們希望總理先生在考慮老撾問題的時候能注意到老撾和法國之間的協定。

  周恩來說,我們注意到這個情況。老撾是小國,老撾獨立應該受到尊重。中國是大國,中國愿意和其他國家和平共處,建立友好關系,所以我們同意參加9國保證。

  薩納尼空說,老撾恢復和平后,我們希望能與建立外交、經濟和文化關系。我們在會議上表示過,老撾問題是很容易解決的。但是范文同先生說老撾問題必須獲得解決,必須承認解放運動的存在,才能解決老撾問題。我們認為,即使不正式承認,也是可以解決的。越盟和保大雙方就是不經承認而進行了談判的??偫硐壬闶欠窨梢愿嬖V我,范文同先生說的解決到底有哪些條件?其實,停戰以后,那些解放運動的人,可以參加選舉,他們的職員也可以參加政府機構。我們明年8月就舉行大選,如果他們參加進來,我們可以組織一個和解政府。選舉之后,如果議會同意,我們可以修改憲法,甚至成立共和國。

  周恩來馬上提出了邀請,這很好!我愿意在離開日內瓦之前,幫助你們建立直接的接觸。昨天我也和泰普潘會談,他也愿意直接聯系,那么今天晚上7時30分就請你們和范文同先生來這里便宴。大家見一次面,以后就可以直接保持聯系了。好嗎?

  這次會談中,周恩來對薩納尼空說了3點重要意見:一是老撾的?;鹂梢员仍侥细?,二是可以在法國—老撾條約的基礎上保留法國的軍事基地和訓練場,讓這個問題過些時候再解決。三是蘇發努馮親王對老撾王位并沒有企圖,他的愿望就是為了老撾的和平和獨立。

  幾天之內,周恩來外交努力的結果,首先是協調了中、蘇、越3國的立場,提出了幾個陣營都可以接受的方案。他連續會見英國、澳大利亞外長,不僅軟化了對方的立場,還使美國代表表現出某種程度的妥協。周恩來會見柬埔寨和老撾外長,平緩了他們的緊張情緒,使他們強烈希望日內瓦會議將印度問題繼續談判下去。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在线配资加盟 南粤26选5开奖结果 上海快三走势图今天10 股票能随时买入卖出吗 福利生肖6十1走势图 体彩黑龙江11选5开奖结 3d试机号开奖结果 股票买什么股票好 欢乐彩网怎么代理 体彩环岛赛能不能作弊